China Basketball Association出炉三大左券新规:分明海归球员归属 首设公约买断

图片 6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近日,CBA公司日前公布了长达38页的《2019-20赛季 CBA
联赛球员注册、报名管理规定》,详细说明了CBA球员注册及转会的相关规定。此次文件中却明确了海归球员归属权的限定,还首度设立了合同买断的方法。

姚明改革再升级

虎扑5月29日讯
据篮球记者贾磊透露,CBA官方昨日正式公布了2019-20赛季CBA联赛注册、报名管理规定,对海外效力球员归属权做出限定,新增合同匹配权、买断权等一系列措施。

去年夏天,CBA开始实行合同新规,今后所有球员合同将分为5类,分别是,新秀合同、保护合同、常规合同、顶薪合同、老将合同。这项新规的推出使俱乐部的利益则得到了充分保障,除了老将合同外,俱乐部拥有广泛的优先续约权,而球员离队俱乐部也可获得一笔培养费作为补偿。但去年的改革中,并没有针对从海外球员的归属权问题,这也造成了此前在周琦归属问题上的争议。

腾讯体育5月30日讯 近日,CBA公司日前公布了《2019-20赛季 CBA
联赛球员注册、报名管理规定》,共38页,详细说明了CBA球员注册及转会的相关规定。而在之前篮协注册经纪人培训班里这份文件也被放进了学习材料,与去年推出的规定相比,此次文件中又增加了对去海外效力的CBA球员回归时归属权的限定,以及非顶薪球员的新增合同匹配权等。

判定海外效力的CBA球员在回归时的归属权

于是在最新公布的规定里,CBA明确了去海外效力的CBA球员回归时的归属权限定,被外界称之为“周琦条款”。原俱乐部为前往海外打球的球员开具澄清信同意函后,CBA联赛注册权仍保留在原俱乐部,但是原俱乐部必须在之后的每个赛季注册期内为该球员办理预注册并报名,否则该球员在返回
CBA联赛时无法参加比赛。

图片 4

关于去海外效力的CBA球员回归时的身份界定,这份规定中分为了两种情况,一种是去顶级联赛NBA效力,另一种是去非顶级联赛(NBA正赛之外的比赛)效力。

当一名球员在CBA合同没有履行完毕的情况下选择去海外效力时,如果他在海外效力的时间没有超过CBA原俱乐部合同的剩余年限时间,那么当他回到CBA时必须和原俱乐部重新签约,并且履行完剩余的年限合同。就像周琦,他与新疆男篮签订的是“4+2”合同,去火箭前还有“+2”的合同没有履行,周琦在火箭队效力的时间并未超过2年,所以回归CBA后需要和新疆男篮重新签约,并履行完“+2”的合同。因此,这项条款被认为是“周琦条款”。

新合同分五类
充分保障俱乐部利益去年夏天,CBA开始实行合同新规,今后所有球员合同将分为5类,分别是,新秀合同、保护合同、常规合同、顶薪合同、老将合同。新秀合同即是首次进入CBA的球员,合同年限为2年左右,不得超过22岁。保护合同,即是新秀合同结束之后的第一份合同,合同期限为5年及以下;而常规合同,为其他类型合同适用球员之外的所有球员,合同期限为5年及以下。

简单来说,当一名球员在CBA合同没有履行完毕的情况下选择去海外效力时,如果他在海外效力的时间没有超过CBA原俱乐部合同的剩余年限时间,那么当他回到CBA时需要和原俱乐部重新签约,履行完剩余的年限合同,这种情况下该球员是不能加盟其他CBA俱乐部的。

若球员在海外效力的时间超过了与原俱乐部合同的剩余年限时间,那么原俱乐部将拥有合同匹配权,所谓合同匹配权,即原俱乐部匹配其他俱乐部的报价,就可以拥有优先签约权。这项条款也保障了球员的利益,使球员能够根据转会市场的情况获得符合自身身价的合同。

图片 5

如果这名球员在海外效力的时间超过了CBA原俱乐部合同的剩余年限时间,那么原俱乐部将拥有合同匹配权,这意味着即便其他俱乐部给出了薪资更高的合同,只要原俱乐部进行匹配,就可以拥有优先签约权。这种情况下球员即便去不了其他球队,但可以在市场询价中获得一份和自己身价匹配的合同。这种情况,比较典型的例子是周琦。

此次还新增了非顶薪球员的合同匹配权,按照之前的规定,当保护合同到期之后,俱乐部仍然有优先留下球员的权利,但每支球队最多3人,俱乐部需用球队顶薪的方式与球员进行续约,合同年限为5年及以下。但如果不能给球员开出顶薪合同,就只能允许其转会,收取一定的培养费。此外,若其他球队不能为到期的球员顶薪合同,原俱乐部也可以提供一份C类常规合同,对其他球队报价匹配权的规定。例如保护合同已经到期的西热力江,只要其他球队不为其开出顶薪,新疆男篮完全可以用一份常规合同将其留下。

CBA公司出台新规

在加盟火箭之前,周琦和新疆签下的是一份4+2的合约,尽管火箭当时向新疆支付了一笔65万美金的买断费,但按照CBA新规定中的条款,周琦如果想回CBA,适用于新秀合同中的B类,也就是需要在新疆队重新履行完+2的合同。

此外,CBA还首度设立了合同买断。合同买断是俱乐部非因球员伤病原因提前与任何类型合同的球员解除合同,须支付该球员买断费作为经济补偿的解约形式。当俱乐部买断合同后,则失去对该球员原有类别合同的所有权力。

当第二份合同到期之后,俱乐部仍然有优先留下球员的权利,但每支球队最多3人,俱乐部需用球队顶薪的方式与球员进行续约,即全队最高薪水,合同年限为5年及以下。这就是顶薪合同。在球员满34岁或累计效力一支球队达12个赛季以后,他们则获得了与任意球队签订老将合同的资格。老将合同年限在2年及以下,薪金不得超过顶新合同,其特权在于可免除俱乐部之间的培养费,且不计入工资帽。这项新规的推出使俱乐部的利益则得到了充分保障,除了老将合同外,俱乐部拥有广泛的优先续约权,最长可覆盖优秀球员的职业生涯前12年;而球员离队俱乐部也可获得补偿,即新东家需要向原东家按照球员新合约的年平均工资支付一笔培养费(如两俱乐部达成一致,原俱乐部可放弃收取)。但去年夏天的改革中,并没有针对从海外归来的CBA球员即周琦、丁彦雨航等的归属权问题,有明确规定,这也造成了此前在周琦归属问题上的争议。

图片 6